《纪念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是威廉·福克纳最为著名的短篇小说,小说中处处体现了父权主义意识形态,这主体现在格里尔生先生对爱米丽的父权式控制,爱米丽的很有限的选择,杰弗生镇居民的父权主义态度,爱米丽和荷默?伯隆关系上所体现的父权制特征;此外,是一个维护父权制的作品,这主体现在对爱米丽的人物塑造和对小镇男女居民、叙事者的人物描绘上。 
关键词父权主义意识形态;父权主义态度;传统性别角色;父权主义作品 
The Patriarchal Attitudes in 
“A Rose for Emily” 
——A Feminist Reading of “A Rose for Emily” 
HU Ji 
Abstract“A Rose for Emily” is the most famous story. In this story various aspects illustrate patriarchal ideology, mainly including Mr. Grierson’s patriarchal domination of Emily,Emily’s limited options,the patriarchal attitudes of the townspeople,the patriarchal aspects of Emily’s relationship with Homer Barron. Furthermore, it is also a patriarchy-promoting story, which is shown by the characterization of Miss Emily and the portrayal of the townsfolk and the narrator. 
Key wordspatriarchal ideology, patriarchal attitudes, traditional gender role, patriarchy-promoting work 
威廉·福克纳是一个比较多产的作家,除写过很多部长篇、中篇小说外,还著有不少的短篇小说,“由于种种原因,福克纳最为著名的短篇小说是《纪念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福克纳200116)该作品集中描写了一个怪异的老处女,爱米丽小姐。她拒绝接受时间的流逝和世事的变迁,和因此给她带来损失。因为其独特的福克纳风格,很多研究者从各种角度对这篇短篇小说进行了探析,如象征主义,道德和哲学价值和文体学角度等。而本文将对这篇作品从女权主义角度进行较为深入的分析,探究一下爱米丽悲剧的社会根源,并进而阐明该短篇小说体现了一种父权主义态度,是一篇支持和维护父权制的作品。 
这篇短篇小说的女主人公爱米丽生活很悲惨,没有爱,没有理解,也没有和别人的交流。她生于一个没落的南方贵族家庭。在她的青年时代,她的父亲赶走了所有追求她的年轻人。她父亲死后,她和一个叫荷默·伯隆的北方佬儿发生了恋情,在人们都相信他们结婚的时候,荷默失踪了。从那时起直到她死去,爱米丽很少出门。她死后,人们打开她房子里面的一间多年没有人进去过的房间,发现荷默的尸体躺在床上。 
洛易斯·泰生(Lois Tyson)说“广义上来讲,女权主义批评探析文学(和其它文化作品)强化或削弱从经济上、政治上、社会上和心理上压迫女性的方式。”(200683)在这里,本文将展示表明和支持父权制意识形态的一些文本例证,而这种意识形态强化了对女性,包括爱米丽的社会和心理压迫。 
一、该短篇小说体现和表明了父权主义意识形态 
1.格里尔生先生对爱米丽的父权式支配 
爱米丽·格里尔生生活在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的一个美国南方小镇。这个小镇社会是以清教主义和南方传统为基础的父权制社会,而清教主义同南方传统的核心组成部分是“父权制度、妇道观念和种族主义诸方面的密切关系。清教主义从宗教的角度,维护父亲作为一家之主的绝对权威,妇女和孩子们如教会顺从耶稣那样顺从一家之主。所以在清教徒家庭里父亲们往往专横暴虐,以‘加尔文化了的耶和华’的名义在家中实行统治。”(肖明翰1997 124)格里尔生先生就是这样的父亲。作为一个有着父权思想的男性,他相信年轻女性应该恪守传统性别角色,“好女孩”纯洁,像天使一样,自我意识里只想着对她对丈夫、父亲或兄弟的有用性。“除了合法生育之外,‘好女孩’必须对性不感兴趣,因为女性有性欲是被认为不自然的。”(Tyson 2006 90)与之对照,违反传统性别角色的女性会被认为是“坏女孩”,尤其是当她们违反了父权制社会女性性行为规范,如穿着暴露或举止被认为具有挑逗性时。所以,他把爱米丽监禁在家里,让她整天陪伴他。在这种情况下,像爱米丽这样的年轻女性摆脱自私、专横的父亲的唯一可接受方式就是结婚。但是,格里尔生先生禁止爱米丽逃脱。他赶走了所有追求爱米丽的年轻人,以致她找不到自己的爱情而变为老处女。他甚至在死后还控制和影响着爱米丽的生活。杰斐逊镇上的人对此没有任何反应,显然甚至没有任何人想过做点儿什么。如小说中所说的,“长久以来,我们把这家人一直看做一幅画中的人物身段苗条、穿着白衣的爱米丽小姐立在背后,她父亲叉开双脚的侧影在前面,背对爱米丽,手执一根马鞭,一扇向后开的前门恰好嵌住了他们俩的身影。因此当她年近三十,尚未婚配时,我们实在没有喜幸的心理,只是觉得先前的看法得到了证实。”(福克纳200145)爱米丽的“苗条”身段代表着她的无能为力,一袭“白衣”代表着她的处女身份和纯洁无邪。而她的父亲“叉开双脚”则显示了他的专横,“侧影”暗示爱米丽一生活在她父亲的阴影里,他“背对爱米丽”代表着他对爱米丽反应的一无所知,“手执一根马鞭”象征着绝对的父权制权力。
  2.爱米丽有限的选择 
爱米丽的父亲留给她的不仅是孤独而且还有贫困。杰斐逊镇的父权文化还认为爱米丽所属的社会阶层的妇女不能靠工作来谋生,爱米丽即使离开她的父亲,如果没有一个丈夫来照顾她,她也不知道如何自我生存。她能做的唯一工作就是教授瓷器彩绘,但是“后来,新的一代成了全镇的骨干和精神,学画的学生们也长大成人,渐次离开了,她们没有让她们自己的女孩子带着颜色盒、令人生厌的画笔和从妇女杂志上剪下来的画片到爱米丽小姐那里去学画。最后一个学生离开后,前门关上了,而且永远关上了。”(200149)这样,瓷器彩绘课结束后她便和社会隔离了起来。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杰斐逊镇,父权文化还限制了爱米丽对朋友的选择,因为她虽然贫困,但还是一个上层妇女。因而,她在杰斐逊没有朋友。“父亲死后,她很少外出;心上人离去之后,人们简直就看不到她了。有少数几位妇女竟冒冒失失地去访问过她,但都吃了闭门羹。”(2001 43-44)毫无疑问,这加剧了她的孤独和与世隔绝。 
另一件重的事是她可能的婚姻选择。正如小说中细节 “壁炉前已经失去金色光泽的画架上面放着爱米丽父亲的炭笔画像”(200142)所表明的,实际上,爱米丽小姐继承了她父亲的父权文化观念。在这个父权文化小镇,她并不是能自由选择她想的丈夫,而是只能按照父权制文化为南方上层社会妇女所规定的择偶标准来选择。 
3.镇上居民的父权主义态度 
事实上,杰斐逊镇的居民并不认为爱米丽会容易地嫁出去,他们是如此谈论爱米丽的结婚适合性的而这时人们才开始真正为她感到难过。……即令她家有着疯癫的血液吧,如果真有一切机会摆在她面前,她也不至于断然放过。(2001 45)同时,他们并不认为爱米丽小姐很好地履行了传统的性别职责。他们对此很清楚,他们公开向法官斯蒂芬斯镇长抱怨爱米丽院子里难闻的气味并求她打扫的她的屋子。他们也知道爱米丽的房子里隐晦潮湿,布满尘土,如小说中所说的 
那个上了年纪的黑人男仆把他们接待进阴暗的门厅,从那里再由楼梯上去,光线就更暗了。……黑人打开了一扇百叶窗,这时,便更可看出皮套子已经坼裂;等他们坐了下来,大腿两边就有一阵灰尘冉冉上升,尘粒在那一缕阳光中缓缓旋转。(200142)另外,爱米丽也不好客。她对待镇上的税务代表团既冷淡又粗鲁;在她的心上人离去后,她冷淡地拒绝了镇上去拜访她的几位女士。仅因为这两点镇上的人已经把爱米丽从“乖女孩”中清除了出去。另外一件非常重的事是镇上的人对荷默追求爱米丽这件事很关心妇女们都说“格里尔生家的人绝对不会真的看中一个北方佬,一个拿日工资的人。”……轻快的马蹄得得驶去的时候,关上了遮挡星期日午后骄阳的百叶窗,还可听出绸缎的窸窣声“可怜的爱米丽。”(200146-47) 
他们的流言飞语无疑会给爱米丽很大的压力,甚至会改变爱米丽对爱情的抉择。当他们认为爱米丽违反了未婚妇女行为准则,包括她已沦为“堕落的女人”(婚前发生性关系的女人)他们对此做了更多的干涉 后来有些妇女开始说,这是全镇的羞辱,也是青年的坏榜样。……下个礼拜天他们又驾着马车出现在街上,于是第二天牧师夫人就写信告知爱米丽住在亚拉巴马的亲厦。(200148)如此之多的干涉加剧了爱米丽的孤独,也加大了她所承受的压力。他们的这些言论和行为彰显了他们深信女性必须遵守传统女性行为准则。 
再来看另一个杰斐逊镇居民具有父权思想的文本证据。爱米丽买砒霜和霍默的突然失踪以及在此之后爱米丽房子里发出的可怕的气味之间本来联系是很明显的,但镇上的居民对此却没有丝毫觉察,这还是因为他们的父权意识形态在作怪,因为他们头脑中的传统性别观念认为“女性是情绪化的(非理性的)、柔弱的、有教养的和恭顺的。”(Tyson 200685)他们认为爱米丽是柔弱的和恭顺的,所以她也是怯懦的,她无论如何也不会那样果断和大胆地杀死霍默·伯隆那样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 
4.爱米丽和霍默·伯隆的关系上所体现的父权主义特点 
霍默·伯隆是具有父权思想意识的男人。小说中对他如此描写工头是个北方佬,名叫荷默?伯隆,个子高大,皮肤黝黑,精明强干,声音宏亮,双眼比脸色浅淡。……随便什么时候人们是在广场上的什么地方听见呵呵大笑的声音,荷默?伯隆肯定是在人群的中心。(福克纳 2001 46)他还“歪戴着帽子,嘴里叼着雪茄烟,戴着黄手套的手握着马缰和马鞭。”(2001 48)由此看来,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充满男子气概的男人,很符合传统的性别观念。另外,他还沉溺于男人的享乐,“他和年轻人在糜鹿俱乐部一道喝酒”。(2001 48) 
至于爱米丽,从她的房间装饰和布置成新婚房间我们可以知道她希望霍默娶她为妻子,而在霍默尸体旁边的枕头上留着一绺长长的铁灰色头发,由此可以判断出爱米丽一直睡在霍默尸体的旁边,她是把霍默看成了自己的丈夫。从这些可以判断出爱米丽试图履行一个父权观念中传统女性应该扮演的性别角色。 
从上面的论述可以看出,在这个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美国南方小镇父权主义思想体系牢固地控制着人们的思想和观念。我们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爱米丽的悲惨的生活是由这种父权主义意识形态所导致的。但这只是我们以读者身份作出的判断,并不意味着这篇小说本身是在谴责这种意识形态,或者说并不意味着它本身是一篇反对父权主义的文学作品;事实上,它是支持父权主义意识形态的,因而是一篇父权主义短篇小说。 
二、《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是一篇父权主义小说 
下面我将从两方面论述《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是支持父权主义意识形态的父权主义作品。 
1.对爱米丽的人物刻画 
(1)对爱米丽的父亲死之前和死后约一年时对爱米丽的刻画 
在这一时期时,爱米丽被描写成一个“好女孩”,而且对她的描写能引发读者对她的同情。“长久以来,我们把这家人一直看做一幅画中的人物身段苗条、穿着白衣的爱米丽小姐立在背后,她父亲叉开双脚的侧影在前面,背对爱米丽,手执一根马鞭,一扇向后开的前门恰好嵌住了他们俩的身影。”(2001 45)她的苗条的身材唤起了我们对她的同情,她看起来多么无助地站在他父亲的身后!在她父亲死后她接待了镇上的居民,此时的她也被描写得很有礼貌。小说中对她对于刚刚死去的父亲的眷恋、她在她父亲死后的一年里所遭受的痛苦的描写也同样唤起了我们深深的同情。
  (2)对爱米丽描写的变化 
在格里尔生先生死后约一年的时间里,爱米丽都在生病。在此之后,她开始违抗社会传统和无视公众的意见。从这时起一直到她死去,她在多方面违背了父权主义性别规则,除了她在教授瓷器彩绘这一传统女性业余消遣时的形象令人同情之外,在这一时期小说对她的描写都是负面的,持否定态度的。 
霍默·伯隆消失六个月后,“等到我们再见到爱米丽小姐时,她已经发胖了,头发也已灰白了。以后数年中,头发越变越灰,变得像胡椒盐似的铁灰色,颜色就不再变了。直到她七十四岁去世之日为止,还是保持着那旺盛的铁灰色,像是一个活跃的男子的头发”(2001 49)当参议员代表团因为税务的事情去拜访爱米丽时,她被描写成一个小模小样,腰圆体胖的女人,穿了一身黑服,一条细细的金表链拖到腰部,……当客人说明来意时,她那双凹陷在一脸隆起的肥肉之中,活像揉在一团生面中的两个小煤球似的眼睛不住地移动着,时而瞧瞧这张面孔,时而打量那张面孔。(2001 42-43)而当她去买毒药时她被描绘成下面这个样子,“她当时已三十出头,依然是个削肩细腰的女人,只是比往常更加清瘦了,一双黑眼冷酷高傲,脸上的肉在两边的太阳穴和眼窝处绷得很紧,那副面部表情是你想象中的灯塔守望人所应有的。”(2001 47)在以上这三次肖像描写中,爱米丽被描绘成或者是很男性化的,或者是丑陋的、令人厌恶的,或者是古怪的。她在这一时期的表现也显得不可理喻,她对浸理会牧师很是粗鲁,以致他再也不愿去第二次了。在她的“心上人离去之后”,她很不礼貌地拒绝接待去拜访她的几位妇女。 
最令读者恶心的是结尾的一幕爱米丽把霍默的尸体当作她的新郎,与他同床共枕,一直在睡在他的怀抱当中,不仅是在他刚刚死去之时,而且是在她长成一个老妇人之后的很长的时间里。 
由上可以看出,《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在爱米丽·格里尔生是一个符合父权标准的“好女孩”时用积极的、肯定的笔触来描写她,而当她违背了父权主义性别规则时则用负面的、否定的笔触来刻画她。对爱米丽这样的负面塑造分散了我们对她所经受的父权主义的迫害的注意,并且鼓励我们对爱米丽产生负面的情感。 
2.对小镇的男女居民的描述 
从开篇对爱米丽的葬礼的描写开始,每次提到杰斐逊的妇女叙事者就说或者暗示一些负面的东西,而提到男性居民则是一些正面的东西。例如,“爱米丽?格里尔生小姐过世了,全镇的人都去送丧男子们是出于敬慕之情,因为一个纪念碑倒下了。妇女们呢,则大多数出于好奇心,想看看她屋子的内部。除了一个花匠兼厨师的老仆人之外,至少已有十年光景谁也没进去看看这幢房子了。”(2001 41)这里叙事者把男人们描述为品格高尚的,而妇女则是卑琐可鄙的。当镇长沙多里斯上校为免除艾米丽的税款而编出一个偿还爱米丽父亲的贷款的故事时,小说中说“只有妇道人家才会相信。”(2001 42)这意味着女人是易受骗的。当镇上的人认为爱米丽嫁给霍默·巴伦时“后来有些妇女开始说,这是全镇的羞辱,也是青年的坏榜样。男子汉不想干涉,但妇女们终于迫使浸礼会牧师——爱米丽小姐一家人都是属于圣公会的——去拜访她。”(2001 48)在这里女性居民被描写成爱管闲事,心胸狭隘和邪恶的,而男性则更包容、开明和友善。当镇上的人在霍默消失后简直看不见爱米丽时“有少数几位妇女竟冒冒失失地去访问过她,但都吃了闭门羹。”(2001 43-44)由此可以说女性更鲁莽轻率,而男性则是谨慎的。 
从上面的阐述可以看出这篇小说中对杰斐逊镇妇女的人物刻画是是明显的父权主义成见。对爱米丽的描写也是这样的。 
3.对叙事者的塑造 
叙事者对男女居民带有偏见的描述表明了他的性别歧视。但如果他被刻画成为道德上不可靠的人,如荒谬可笑的,有报复心的,或者是可憎的,那么这篇小说也不能说是一个带有性别歧视的作品。但显然这个故事没有这种召唤。而是相反,叙事者被描绘成明智的、有知识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和客观的。例如,叙事者很明智地判断出免除爱米丽的税款的理由是“一大套无中生有的话”(2001 42),这显示出他是明智的;他叙说各种各样的事件,从政府当局(镇长和参议员)的到药剂师的,这显示出他是有知识的,受过良好的教育;他对于所叙述的事件并没有明显的情绪化,因而能够做到无偏见。这样的叙事者往往会唤起读者的信任,而这种信任促使我们不加过多思考而接受他的观点。因为这个作品促使我们接受叙事者的性别歧视,所以我们可以说这篇小说也是具有性别偏见的—即这是一篇性别歧视的作品。 
三、结论 
《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表明了美国南方的父权主义意识形态。如果我们从女权主义观点看这篇作品就会发现爱米丽·格里尔生正是这种意识形态的牺牲品,“从某种意义上说,爱米丽·格里尔生是被戕害了而不是犯了罪。”(“In some sense Emily Grierson was more sinned against than sinning.” )(Towner 2006 64) 但是,这篇小说并不是在谴责这种父权意识形态,相反,因为它促使读者接受作品中所表现的性别歧视,所以它本身是一篇为性别歧视背书的父权主义小说。 
参考文献 更多文学理论论文请参考http//www.starlunwen.net/wenxuelilun/
1福克纳.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A.陶洁.福克纳短篇小说集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C.南京译林出版社,2001. 
2Towner, Theresa M., and James B. Carothers M. Reading FaulknerCollected Stories. Jackson University Press of Mississippi, 2006. 
3Tyson, Lois. Critical theory today A User-Friendly Guide M. New York Taylor & Francis Group, 2006. 
4肖明翰.威廉·福克纳研究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7.